同仁堂集团报第246期


认真学习贯彻集团干部大会精神

2013-07-30      最近一个时期,一些网络媒体针对“朱砂”入药的安全性提出质疑,“有毒”、“有剧毒”等一些毫无根据的说法,迅速蔓延。虽然社会有关专家、协会、媒体及 官方从理论和实践等方面进行详细阐述,进行了及时的解释及说明,但仍在客观上造成很大的影响,且余音不断。
  集团认为:此次事件有着深刻而复杂的历史、社会、经济等背景和原因,同时也有当今社会及中医药本身在理论与实践等方面的具体原因。
   集团要求我们一方面,要坚持在中医理论指导下,严格按国家规定采购原料,组织生产,经营销售,扩大中医药市场,保护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造福患者,服务 群众。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将此次事件当作是一场洗礼,一场检验,做好长期思想准备。在工作中,我们要更加认真地执行标准,严格检验把关,进一步强化科研, 继续加大基础研究及安全性的研究,与时俱进,并把科研成果运用于中医药的生产实践,为祖国中医药科学的评价体系建设贡献力量,为人民健康事业承担起企业的 社会责任,为民族医药增光,为老字号增辉,在全体干部职工的共同努力下,擦亮“同仁堂”这块金字招牌!
  今天本报增刊一期四版,摘编应对“朱 砂”风波中,政府部门、行业协会及中医药专家、证券界权威等各方人士的观点,以飨读者。希望同仁堂的广大干部职工更加关心、关注同仁堂的发展,统一思想、 凝聚力量、振奋精神、增强信心,努力在各自的岗位上敬业爱岗,为同仁堂的发展,为祖国的中医药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

在近日举办的第二届京交会上汪洋副总理听取同仁堂中医药“走出去”情况汇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中药效果获世界广泛认可

2013-07-30

     “中医理论指导下的中药是安全的,是有效的,是捍卫健康,为治疗疾病发挥了突出历史作用的!”本届京交会中药服务贸易论坛上,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际合作司司长王笑频在回应近年来传统中医药遭遇的安全质疑时作出如是表态。
     六味地黄丸、云南白药、汉森四磨汤,近日连中药领军级老字号同仁堂也深陷“汞超标”的危机。传统中医药屡遭“异地标准”所带来的质量事件,成为“走出去”的最大掣肘,王笑频告诉记者。

中药防治得世卫认可
  王笑频认为,中医是医学体系、医药供给体系、医药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所有经过严格国家药品监督管理机构审批上市的中药材、中药饮片、中成药都符合相应法律法规,也得到了有效监管。
     商务部服务贸易和商贸服务业司副司长万连坡也认为,中药不仅安全科学,特别是在防治SARS、艾滋病、禽流感等疾病方面取得的重大成就,证明了中医药在促进人类健康服务方面具有重要的作用,也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的认可。
  王笑频表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在不断地对中医药的有效性、安全性进行把关。通过组建平台、建设多学科队伍开展研究,中医药的相关法规及标准也在不断完善。

国有中医机构多项拓展
  本届京交会有超过100多家中医药机构,从医疗、保健、教育、科研产业、文化等全方位展示了我国中医药服务贸易的发展成果。
   万连坡介绍,此届京交会上,内蒙古自治区卫生厅与蒙古共和国卫生部签约,开展有关蒙药项目的合作;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与柬埔寨绿色王国联盟有限公 司签署合作协议,进行中医药旅游项目的合作。中国中医科学院眼科医院将与美国洛杉矶展开中医药医疗项目合作,北京中医药大学与德国进行中医药人才交流培 养。借助京交会的平台,中医药养生保健项目也参与了推介活动。
     “中医虽然对中华民族和全人类的健康繁衍生息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但是要进入国际市场是一个非常艰难,非常艰巨的过程。”万连坡也道出了中药当前发展的困境。

汪洋冀同仁堂进欧美主流市场
  5月30日下午,京交会上老字号中医品牌同仁堂展馆里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参观者———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 国务院副总理汪洋。由于主管对外经贸,汪洋特别关注了中药“走出去”的发展,同仁堂副总经理丁永铃向汪洋介绍了同仁堂八十六家海外零售终端的现状。据丁永 铃转述,汪洋曾追问她,八十六家有没有欧美主流市场。他并指出,中药下一步的目标是要打开欧美主流市场,这才能证明中药真正被西方认可。
    丁永铃告诉本报记者,同仁堂走出国门目前已有20年历史,每一个海外药店既是一个经济实体,也是一个文化载体,就是在销售产品、提供中医养生保健服务的同时,起到积极宣传中医药文化的作用。
                                                      周琳、周少城
                                       来源:《香港大公报》  2013年6月1日

北京市药品监督管理局、中医管理局通过《北京晚报》独家回应   服用朱砂药 未现汞中毒

2013-07-30

    近日,有媒体报道“同仁堂40种药品被曝含有朱砂”,直指同仁堂生产的“牛黄千金散”和“小儿至宝丸”两个品种存在风险。到底这两种药有没有问题?含少量 朱砂的中成药还能不能用?北京市药监局和北京市中医管理局有关负责人今天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从目前不良反应监测来看,未发现使用含朱砂药物出现汞 中毒的情况。中药临床是否安全的关键不在于自身是否有毒性,而是在于临床能否合理应用。相关部门今后将鼓励更多的临床医生和科研工作者对中药进行持续深入 的研究,来消除人们的担忧。

北京市药监局新闻发言人梁洪
检验未发现不合格产品,没有汞中毒报告
  北京同仁堂集团旗下同仁堂股份、同仁堂科技、同仁堂制药3家公司共有生产基地15个、生产线67条,生产的药品中以朱砂为原料的制剂品种有86个。此外,北京市目前共有9家企业的92个品种以朱砂为原料。
  含少量朱砂的药品符合国家相关标准吗?有人吃了含少量朱砂的药导致汞中毒了吗?
   梁洪介绍,5月22日,市药监局组织3个组对同仁堂旗下3家工厂使用朱砂的情况进行了检查。结果显示,3家企业朱砂来源、原料检验、生产过程等各环节均 符合国家药品标准和相关规定。药监人员现场抽取了5种含朱砂药品,检验结果也全部符合国家标准。同时药监人员调取资料,回顾了近两年监督检查情况。最近两 年,药监部门对3家企业开展了65次日常监督检查,均未发现违法违规行为;累计抽验同仁堂246个品种,检验结果全部合格。市药品不良反应中心近年来的监 测数据表示,同仁堂处方以朱砂为原料的品种共13个,没有汞中毒报告。

全国名老中医,北京儿童医院中医科闫慧敏
这些药品都是短期用药,按照大夫说的吃,一般不会有问题
  少量朱砂的儿童药到底还能不能吃?闫慧敏教授表示:可以少量服用,但必须在医生指导下严格按照用量使用;用药必须选择合适的适应症,也就是在用药正确的前提下可以短期少量服用;药品必须是国家批准的、由大厂家生产的产品。
   闫慧敏说,药典中或基本药物目录中收载的含重金属中成药,比如小儿至宝丸等目前是临床上的常用药,这些药品具有很长的临床应用历史,是得到中医和老百姓 认可的老药。在儿科,这些药品都是短期用药,很少长期使用。因此,按照说明书或遵医嘱使用,也就是在合理使用情况下是安全的。闫慧敏说她在门诊中也经常遇 到家长咨询这类药物的安全性,“我会告诉他们,按照大夫说的吃,一般不会有问题。”

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研究员李建荣
含汞制剂多采用复方配伍用药,合理使用不会出现汞蓄积导致的不良反应
  刚刚完成国家“十一 五”科技支撑计划课题“含汞制剂的安全性及临床应用”研究的李建荣介绍,研究表明,含汞中药如果长期反复使用,汞在体内蓄积到一定程度后,有可能导致肾功 能损害等不良反应。但中医药应用朱砂等含汞制剂治疗疾病多采用复方配伍用药,含汞药味或经过炮制或通过与复方中配伍药味共同使用,可达到“减毒增效”作 用。
  目前我国药典中收载的含重金属中成药均是复方制剂,如果患者在医生指导下合理使用,不会出现汞蓄积导致的不良反应,完全可以保证用药安 全。实际上,任何药物在发挥治疗作用的同时,使用不当都有可能产生不良反应,这是药物区别于食品之处。正因为如此,药物必须合理使用,特别是处方药一定要 在医生指导下使用。

全国名老中医、北京中医医院王应麟
含朱砂等重金属中成药被证明是非常有效的急救药物
  王应麟教授说,现代应用传统中成药时,要依 据医嘱使用,不要按照民间传说来使用。比如民间常说:“有病无病至宝锭”,如果不断地给正常的、有一点小病的孩子反复使用,可能会造成重金属蓄积导致副作 用。这与任何药物都不宜长期使用是一致的,用中医观点就是“中病即止”。总之,治疗药物均需在医生指导下对证合理用药,才是安全的。
  应该说传统含朱砂等重金属中成药经过数百年中医儿科临床应用,被证明是非常有效的急救药物。该类药物经过传统的炮制后并在复方中入药,在临床上短期使用是相对安全的。人们没必要一看含有毒性药材就不敢使用,这种认识是片面的。


市中医局有关负责人
鼓励更多临床医生和科研工作者深入研究消除担忧
     市中医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含重金属等矿物如朱砂、自然铜、石膏等入药是中医的传统,《神农本草经》就有记载。经过数千年的临床实践,积累了丰富的临床应 用经验,临床上许多老专家应用矿物药治疗病证常能起到一般药物所没有的积极作用,所以含重金属矿物药是中医药特色和优势的组成部分。实际上,中药临床是否 安全的关键不在于自身是否有毒性,而是在于临床能否合理应用,很多毒性药,只要应用得当,通过复方配伍和辩证论治,就能在临床上起到很好的治疗作用。
   随着百姓对临床用药安全重视程度提高,管理部门对中药的安全性也越来越重视,所以越来越强调要临床合理用药,不仅对毒性药材采取了严格的管理措施,也采 取西医师中成药合理使用培训、处方点评、名家讲坛、师承培养等方式,提高中西医临床大夫的临床治疗和用药水平,以保证临床疗效和用药的安全性。
   这位负责人表示,虽然中药总体上是安全的,不良反应相对较少,但中药的安全性也必须正视。今后市中医局将在中医临床和科研管理工作中,进一步重视中药的 有效性和安全性,鼓励更多的临床医生和科研工作者对中药进行持续深入的研究,来消除人们的担忧。并加大科普工作力度,以消除简单用西医西药观点来审视中医 中药的误区。         贾晓宏    来源:《北京晚报》  2013年5月30日

 

朱砂入药,无毒———专家回应同仁堂“质量门”事件

2013-08-06

    近日,同仁堂身陷“质量门”,被指多款药品含有毒成分朱砂,涉嫌“汞超标”。在中药中用了千百年的朱砂到底有没有毒?能否入药治病?中国中药协会副会长张 世臣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游离汞有毒,但朱砂入药自古有之,如果炮制好、配伍好,遵照医嘱合理用药,不仅无毒无害,更可以治愈疾病。
     张世臣认为,用“毒”是中医药的一大特点,老百姓常说的“以毒攻毒”与中医观念不谋而合。“比如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亚砷酸注射液,1999年在我 国上市,其主要成分是三氧化二砷,就是我们俗称的砒霜,它的毒性大家都知道。但是因为临床疗效显著,使用过程中不会出现砒霜中毒,2000年亚砷酸注射液 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认证。”张世臣举例说。
    朱砂作为常用传统中药材,始载于中国第一部药物学专著《神农本草经》。在现行的2010年版《中国药典》中,朱砂具有清心镇惊、安神、明目、解毒的功效。 张世臣告诉记者,针对朱砂是否有毒的争论在中医界已有1000多年。李时珍在《本草纲目》提到“丹砂性寒而无毒,入火则热而有毒”。从化学角度讲,朱砂学 名硫化汞,属于共价化合物,溶解度低,很难被人体吸收,而真正有毒的是游离汞。“中药使用朱砂,采用水飞法炮制,就是球磨机磨碎朱砂过程中加水,避免温度 过高分解产生游离汞。而且中药制药过程采用的是GMP标准,每一步都有严格控制,不会产生游离汞。”张世臣说。
   中国中医科学院柳长华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朱砂有慢性毒性反应也不是新话题。中医对此有明确认识和记载。古籍中多记载了朱砂‘独用、多用’可致痴呆 或发疽毒,但中医用药讲究配伍,与西药的唯成分论不能放在一个维度上评价。”《本草纲目》中有记载,朱砂“同远志、龙骨则养心气;同当归、丹参则养心血; 同枸杞、地黄则养肾;同厚朴、川椒则养脾;同南星、川乌则祛风”。
    “朱砂等含汞中药引发毒性反应的主要原因,是错误地将含汞药物作为保健药物,超量、超时使用。中医服药讲究‘中病即止’,只要在医生指导下,按照安全剂量、用药时间服用,就不会引发毒性反应。”柳长华说。
    对于多家媒体提到的同仁堂几款药品中被检测出“汞超标”,张世臣说,用评价化学药的方法来评价中药,是不合理的。化学测汞采用的是原子吸收法,不论是不是游离汞,朱砂中所有汞成分就完全被测出来了。
     柳长华认为,中药讲究用药性治病,而西药根据成分治病。中西医之间存在很大差别,用西医标准来评价中医,本身就是对中医的不尊重。中医最著名的、用于急救 的“成药三宝”安宫牛黄丸、局方至宝丸、紫雪的配方中都含有朱砂,但功效显著。“凤凰卫视主持人刘海若遭遇列车事故的事情曾被多家媒体报道。这个在英国被 西医宣布为脑死亡的病人,回国采用中医治疗后,竟然又可以说话、走路了。治疗过程中起重要作用的就是安宫牛黄 丸。”                                                                                                林莉君
                                                                                           来源:《科技日报》  2013年5月25日

编辑点评:

                     “遵医嘱”是患者的第一要务 

        遵照医嘱服药,是患者身体康复的第一要务。所谓遵照医嘱,就是患者根据医生的嘱咐服药。由于每个患者不一定具备相关的医学知识,并且每个人的年龄、性别、体质、对药物的敏感度不同,所以必须遵照医生的嘱咐服用药剂。
        药品,作为治疗疾病、保护健康的特殊商品。俗话说,是药三分毒。任何药品都有不良反应,只是针对不同人群、不同人体对每个人的程度不同。西药如此,中药亦然。
        面对朱砂入药的问题,中医药专家作出了明确的回应:“朱砂入药自古有之,如果炮制好、配伍好,遵照医嘱合理用药,不仅无毒无害,更可以治愈疾病。” 因此,每位患者都应该在服药过程中认真遵照医嘱,这才是正确的用药原则。

中国中药协会中华中医药学会 再论中药安全性问题

2013-08-06

        沸沸扬扬的中药各种有害成分超标论,正逐渐淡出大众关注,但整个中医药行业却不敢稍存侥幸心态,不敢在风波过后稍有怠懈之心;相反,从中医药行业到旗舰企业,都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寻找问题症结,正视现实环境,做好分内之事,发出业界声音。
        中国中药协会、中华中医药学会:合理使用中药中成药是安全的
        中国中药协会会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原副局长房书亭先生、中华中医药学会副秘书长谢忠先生、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中医院院长王耀献先生等人,都对中药中成药的安全性问题,作出了科学客观的答复、评价和论证。
        中药的安全性问题,不是从现在才开始认知,自从有了中药,古人就开始对中药有毒无毒、中药使用安全方面,做着不懈的努力研究,总结出了完备的有理论指导有 方法制约的各种药性论著。中国第一部药物学专著《神农本草经》,距今已有约2000多年的历史。在《神农本草经》里,已经根据药物的性能和使用目的不同分 为上、中、下三品,同时指出:“无毒有毒,斟酌其宜”,论证了药物之间,有的共同使用能相互辅佐,发挥更大的功效,有的甚至比各自单独使用的效果强上数 倍;有的两药相遇则一方会减小另一方的药性,使其难以发挥作用;有的药可以减去另一种药物的毒性,常在炮制毒性药时或者在方中制约一种药的毒性时使用。对 药物剂量的使用,《素问·五常政大论》指出: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谷肉果菜,食养尽之。无 使过之,伤其正也。
        治疗疾病的实质是祛除致病因素,调整人体机能。因此,必须权衡所感病邪之轻重、深浅,并根据药性的峻猛程度,亦即大毒、常毒、小毒、无毒之分,决定方药的 轻重、大小。攻邪不可过剂,应留有余地。药物只是在病邪炽盛时用以顿挫其势的一种手段,一旦病邪已衰,即当停止用药。特别是作用猛烈的药物,使用时更宜恰 到好处,以除病而不伤正为度。在用药物攻邪的同时,还应结合食疗,随五脏所宜而进食谷肉果菜等食品,以扶助正气,尽其余病。这样,就能最大限度地保存正 气,消除病邪,收到良好的疗效。
        中医药发展到现在,更是做到与时俱进,GMP目前成为中成药企业的常规化运用,各种检测手段和技术水平,得到长足进步。中药注射剂的不良反应率是西药注射 剂的1/10,这个数据是在多年临床验证后,中西医医学界共同认可的客观数据。中医儿科专家徐荣谦教授讲,自己从事儿科门诊几十年,从临床上没有发现过儿 科中药中成药有重金属中毒现象。中药的丸、散、膏、丹的配方配伍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事情,各配方配伍经历了多少代人的服用使用,从几千年的发展到逐渐的完善 改进,已达到精粹。配方的改动是一个非常严谨严肃的问题,不能风波一起就封杀某种药材,从配方里削减甚至撤掉某种药材,这本身就是轻率的不科学不客观的行 为。
        中药旗舰企业:严格律己作好分内之事,客观对待发出行业声音
        云南白药董事长王明辉在事发后第一时间表明观点:白药确实含有乌头生物碱类的成分,国家药典规定乌头生物碱一天的摄入量可以在1200个ppm,多年检测 下来,最高的一天服用量只有百分之三点几个ppm。云南白药从1902年研制成功到现在,已经有几十亿人服用过,安全性毋庸置疑。有关专家专门就汉森制药 四磨汤槟榔问题做出解释:嚼食槟榔用的是青果,而且在加工时加入大量石灰、香精等成分,最有害的成分是添加物质;而药用槟榔是取槟榔的成熟果实的种子,中 药最讲究的是采摘季节和用药部位,此槟榔非彼槟榔,不能同日而语。
        至于同仁堂的牛黄千金散、小儿至宝丸含朱砂的问题,相关专家学者和企业更是做出了充分的论证和说明。
        朱砂作为常用中药,始载于中国第一部药物学专著《神农本草经》,距今已有约2000多年的历史。此后历代本草文献及建国以来各版《中国药典》均予收载。在 现行的2010年版《中国药典》中,朱砂具有清心镇惊、安神、明目、解毒的功效。中成药中使用朱砂是在中医理论的指导下,与其它中药配伍治疗疾病,符合中 医配伍理论。
        牛黄千金散和小儿至宝丸为常用儿科中成药,其处方分别来源于明《寿世保元》和《婴童百问》,现均收载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2010年版,批准文号分别 为国药准字Z11020014和国药准字Z11020034。牛黄千金散规格是每瓶0.6克,2010年版《中国药典》规定用量为一次1瓶至1.5瓶,一 日2~3次,三岁以内小儿酌减,按每日最大服用量4.5瓶计算,所服药品中含朱砂量为0.467克;小儿至宝丸规格是每丸1.5克,2010年版《中国药 典》规定用量为一次1丸,一日2~3次,按每日最大服用量3丸计算,所服药品中含朱砂量为0.0155克,均符合国家相关标准,上述药品严格按照国家法律 法规和有关规定加工、生产和销售,不存在朱砂超标问题,患者遵医嘱按照药品使用说明书服用是安全有效的。
        传统中药提升社会认知:让我们共同努力
   信息社会,风波骤起时固然惊世骇俗掀起千层巨浪,风波乍去亦如风卷残云留下一地鸡毛,还有消费者一知半解的迷惑,整个行业的受伤和旗舰企业的无奈。如何 努力把中药行业标准与西药行业标准二维化多元论,堂堂正正的确立于双方的竞争市场,规避再次陷入被动;如何在百姓中普及中药科普知识,提高消费者对中药中 成药的认知水平,让消费者能够自己作出理性判断,不再人云亦云或者被迷惑被疑惑,这应该是整个行业和企业需要努力的方向。任重道远,让我们共同努 力。                                         王骜杰
                                                                                                                 来源:《中国质量报》  2013年5月31日

中医药专家:文化不同 不要用西医标准看待中医

2013-08-06

    针对近期部分媒体报道“同仁堂中成药含有毒成分朱砂”,进而否定中医与中药的观点,中国中医界的权威专家觉得有话要说。5月23日,在中国中医科学院,著 名中医专家表示,文化不同,不要用西药标准看待中药,并就近期热炒的“朱砂”为例进行释疑,“朱砂”不仅无毒,如果炮制好配伍好,剂量、服法遵照医嘱合理 用药,是完全可以治愈疾病的。
    对有毒中药如何认识?中国中药协会副会长张世臣认为,中医用毒自古就有,这是中医的一大特点,老百姓常说的“以毒攻毒”与中医观念不谋而合,目前,国家有 关部门早已经把毒药种类列出,在中医理论中,有毒矿物质也可以用,如果药材质量好,通过炮制减毒增效,再加上配伍好,剂量、服法、疗程遵照医嘱,是完全可 以使用的。
    张世臣举例说,西药也讲究“以毒攻毒”,如目前治疗癌症的药物“顺铂”就是这样。
    对于朱砂是否有毒,张世臣进一步解释说,这一争论在中医界已有1000多年,李时珍在《本草纲目》总结到“丹砂性寒而无毒,入火则热而有毒”。从化学角 度,朱砂又名硫化汞,属于共价化合物,溶解度低,很难被人体吸收,而真正有毒的其实是游离汞。中药使用朱砂,炮制方法是“水飞法”,即球磨机磨碎朱砂过程 中加水,避免温度过高而分解产生游离汞。
    张世臣说,化学测汞采用的是原子吸收法,不论是不是游离汞,朱砂中所有汞成分就完全被测出来了。用化学药的方法来评价中药,是不合理的。
    同时,目前中药制药采用的是GMP标准,制药过程的每一步都有严格的控制,像同仁堂这样的大企业,在这方面的控制是极为严格的,张世臣说。
    中国中医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柳长华认为,中药三宝“紫雪散”、“安宫牛黄丸”、“至宝丹”已有几百年历史,目前还在使用。很多西药如“吗丁啉”、“他汀”用了二三十年,因为副作用可能就要退出市场,中药的稳定性不言而喻。
     柳长华举了一个曾经轰动世界的凤凰卫视记者刘海若事件为例。2002年5月刘海若在英国遇到火车出轨意外事件,经英国医院抢救后被判定脑死亡,西医西药无 力回天,其家人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转而回国求助中医,在国内医生的会诊和精心医治下,刘海若一步一步恢复了健康,并重返主播岗位。其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就 是“安宫牛黄丸”等中药产品。
    “安宫牛黄丸含有朱砂和雄黄,这些成分在西医看来就是违禁的,可恰恰是这些在他们看来违禁的毒素医治了身体的疾病。”柳长华进一步阐释道“利用其自然属性 治疗疾病是中药,改变其自然属性治疗疾病是西药”,中药讲究用药性来治病,这是与西医很大的区别。柳长华认为,复方药难以达到化学药的标准,用西医的标准 来评价中医,这是对中医的不尊重!                                                        蒋和葆
                                                                                                            来源:《中国消费者报》   2013年5月24日

编辑点评:

        关键看用什么尺子量
        由于历史文化不同,体系不同,中医药与西医药自然会有不同的标准。它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理论体系。“中言气脉,西言实验”,显然,用一把尺子丈量两种客 体,这本身就是缺乏科学态度。就有关中药有毒这一命题,中医中药专家已经给出了明确的回答:文化不同,不要用西医标准看待中医。可见,只有用对了尺子,才 能丈量得准。

 

要高度警惕有那么一股专门做空中国最有竞争力资产的力量

2013-08-06      最近市场上有那么一股专门做空中国最有竞争力资产的力量,从去年白酒“塑化剂”到今年屡次对同仁堂进行攻击,甚至蔓延到对中国最具竞争力的科技企业华 为、中兴通讯屡屡发难,打着质量的幌子,借助人们对健康安全的关心,利用无良媒体推波助澜,沸沸扬扬,来势汹汹。大有中国最好的东西都不可靠,混淆视听, 让老百姓究竟是相信千百年来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还是相信最新言之凿凿的新观点?让人无所适从。
  稍微有点判断能力的人就会得出结论,任何东西都没有百分百安全。即使黄金做到了4个9,这已经是商家的极限,如果做到5个9,全世界没有任何金店能赚钱。如果非要拿那万分之一说事,恐怕任何好东西都不能信。
   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是经得起实践检验的,值得我们倍加珍惜与爱护。千百年来中国传统留下的物质文化精髓如白酒、中药等,它是经过了千锤百炼的,这也是我 们在国际市场上的竞品,它是中国独有的。其原始资本的投入与基础研究工作已经由老祖宗一代一代的接力完成了,现在西方一个一类新药研发要10亿美元以上, 历时十数年,看起来投入大,但要认真分析,我们一个品牌中药配方经过上千年的研究开发与实践检验,其艰辛程度与投入规模其实是远超一个普通西药的。在实践 中,中西医也各有优势。西医以对症治疗为主,所谓“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中医以调理治疗为主,将人体作为一个动态平衡系统进行综合调理治疗,增强人体免疫 能力,形成“多靶”疗效,而这恰恰是西医治疗的短处或者说弊端。西医以杀死坏组织为目的,但往往也杀死了人体的很多健康组织,以癌症为例,西医治疗到最 后,坏组织是杀死了,但将好组织也大量破坏后,人体已非常虚弱,往往经不起其它小病小痛的折腾。但在癌症上,中医的调理治疗将人体抵抗力增强,形成一个控 制癌细胞增长的环境,尽管没有将癌症彻底根除,但却能让病人带癌生活很多年,基本都能超出西医判定的病人最长生存期限,大家身边都不乏这样的例子。其实中 医的治疗理论与神奇疗效已经引起西方的有识之士的高度关注,甚至已经得到西方发达国家患者的逐步认可,而这个时候却突然有一股力量站出来说同仁堂的中药品 种有剧毒,而且质疑声没有发生在西方发达国家,而恰恰发生在我们自己的土地上,这是很奇怪的,也是值得大家高度警惕的。
   “是药三分毒”。老 祖宗早就说过,其实这也是一个朴素的道理,不是说中药如此,就是西药更是如此,西药以化学组分为主,如果用错药是要瞬间要命的,中药吃错药还不至于此,可 见西药的毒性更大,危险性更高。但为什么偏偏有人揪住同仁堂不放呢?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因为同仁堂是我们中药民族品牌的代表,世人都知道同仁堂以质量立 身,代表了中药的最高品质,很多人买药都要到同仁堂去,宁愿价格高一点,能保证质量。如果同仁堂的药都有质量问题,那自然,中国的中药都不可靠,这就是打 击同仁堂的妙处,也是其险恶之处,将同仁堂打倒,就可以将整个中国中药体系打倒,从而让老百姓只能相信西医,那么西医也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占领中国这个全球 人口最大的市场。可见这个手段的凶狠,但是这个手段又很拙劣,因为其立论的基础实在是不能让人信服,千百年来经过中华民族反复检验证明的优秀中医文化是你 几个跳梁小丑折腾几下就会消失掉?这也太低估了中华民族的智商,甚至连一些基本常识都不懂,或者有意混淆视听,将朱砂等同为水银,其实朱砂入药是老祖宗经 过千百年来实践检验出来的结论,历朝历代中医药典部部载明,国人都知道,反而有些媒体记者偏偏人家说朱砂有剧毒,自己也跟着起哄,不仅没有丁点的理智,更 没有一点媒体人的良知与爱国心,不知其居心何在?我们要奉劝这些人,千万别上了洋鬼子的当。
  将中国最优质的资产搞垮,打击中国在国际市场上最 有竞争力的产品,从而遏制中国的崛起,阻挡“中国梦”的实现,这才是这些问题背后更深的阴谋,更可怕的目的。我们回头来看看去年白酒行业的“塑化剂”事 件,尽管酒业协会反复说明规模白酒企业塑化剂远低于食品标准,但是在一场闹剧下,让大家觉得喝白酒有毒的目的达到了,那剩下的只能喝红酒,据初略统计全球 将近一半以上的高档红酒被中国人喝掉了,欧美的红酒企业当然高兴的很,希望你们把“塑化剂”事件一直闹下去,闹得越大越好、越久越好,殊不知红酒就没有塑 化剂吗?因为空气中都有塑化剂,你不可能完全隔绝。但是,将你几千年沉淀下来的白酒文化给你灭掉,或者打残,达到这个目的就可以了,而且正是在中国白酒业 好不容易走出困境顺畅发展了将近十年,茅台积累了足够实力正准备进入国际市场,准备跻身全球酒类奢侈品行列之际,这个事件来的太巧妙了,茅台对国际酒业巨 头的威胁瞬间烟消云散。再来看对同仁堂的攻击,也可以说选时精准。因为中国民族中药正在崛起,并开始进入国际市场,而同仁堂国际刚刚在香港分拆上市,同仁 堂国际主要业务就是将民族品牌中药卖向国际市场,这肯定让很多国际化药企业感到不安,因为这是中国独有的,而且其治病原理优于西药已经越来越被西方的老百 姓所理解与接受,他们感觉到了极大威胁,更重要的是中药崛起对西药进入中国这么一个全球最庞大的消费市场很不利,因此只需要再来一个中药行业的“塑化剂” 事件,就可以将中药文化打倒,剩下的就是我们只能相信西药的安全性了,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但很多民族败类不仅没有认识到这是又一场经济殖民侵略,反而还 愚昧地起劲帮忙搅局,真可谓是新时代的汉奸。
  回顾最近几年,不仅有一股力量专门针对中国传统文化中具有全球竞争力的独家品种有意做空,而且对 中国近二十多年来经过自身积累与努力而形成的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优秀制造业企业、新兴科技企业,其有目的的攻击从来就没有停过。最典型的就是华为,华为能成 为当今世界首屈一指的通信企业,完全依靠的是中国人的勤奋与拼搏,能击败国际通信巨头,这是中国企业中的姣姣者,这也是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丰硕成果,也是 中国企业真正成为世界强者的希望之星。但经常会有针对华为窃取专利技术的负面报道,甚至还经常攻击任正非的家长制、家族继承等等。让人感觉不管如何,总希 望找到其某方面的弱点,放大到能给予其致命的一击。其实,就中国企业来说,有几个能做到如华为一样在国际市场上无往而不胜?如果中国有十个华为,中国的科 技实力一定会上一个更大的台阶,如果中国有百个华为,中国在世界科技界都会受到极大的尊重!
  希望有识之士看得清楚些,其实这种针对一个国家最 优质、最有全球竞争力的资产进行攻击并不是新鲜事物,甚至是当今世界经济战争的主要形式,经济殖民统治的新方法。前几年还流行货币战争,但货币战争标的太 明显了,容易引起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而经济领域的实体与资产作为标的就具有很大的隐蔽性。将你最好的资产用特殊手段击倒,让你失去竞争力,失去国际市 场,从而让自己的产品全面占领市场,这比发动一场真正的战争划算的多,有效的多。真正的战争在当今全球满布战略性武器的时代已经很难真正开打,现代战争不 是毁灭对方的问题,一旦升级就是毁灭人类的问题,因此谁也不会玩真的,西方国家更不会愚蠢到去毁灭自己。但是经济战争确实成本低廉、隐蔽可靠、结果惊人。 寻找好对方优势资产的弱点,再去选几个对方民族的败类实施自己的反间计,运筹于万里之外,杀人于无形之中。其实中国的老祖宗把这种计谋也是讲清楚了的,只 是我们现在常常把国际朋友想的太善良,尤其一些老百姓普偏存在自己的东西就不好,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的既成认知,人家就利用你这个心理。以去年的白酒为 例,撇除反腐影响,“塑化剂”事件后身边很多人都放弃喝白酒了,转喝红酒,国外红酒铺天盖地进入中国,让中国白酒行业账面上的损失一年已经超过了数百亿, 如果再考虑别人红酒受益数百亿,其经济战在白酒一个行业一年的胜利果实就超过了上千亿,如果一直持续下去,其损失是无法估量的,这远远超过了一场常规枪炮 战争的结果。假如这次对中国民族品牌中药做空成功,那么每年的损失就不是上千亿了,更可能是上万亿。所以,这是一个国家的大是大非了,甚至关系到一个国家 的国力是强盛还是衰退的生死攸关问题,希望有良知的中国人要透过现象看到本质,政府要高度警觉这种新型战争模式,并采取坚决措施维护国家利益、民族利益。
   一是建议政府要在大是大非问题上,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有理有利有节的维护民族利益,敏锐地发现这种故意做空民族优质资产的苗头,坚决爱护与保 护中国最优质资产的生存环境。对专门针对中国最优质资产,无论是老祖宗留下的还是当今社会新兴成长起来的,除非有确切违法依据,要是没有任何根据,或者政 府或企业本身已经根据相关法规标准明确辟谣但还要继续进行攻击的歪风邪气,不管它是在香港刮,还是在大陆刮,都要坚决刹住,以正视听。对无端攻击行为要坚 决动用法律武器重惩,对没有任何理由造谣中伤中国宝贵优质民族资产或者依靠合规合法与诚实劳动做到国际领先的优秀企业者,要敢于杀一儆百,这种污蔑不仅仅 是一个简单的民事案件或者刑事案件,甚至完全可以提升到一个背叛民族利益、背叛国家利益的叛国行径。对这种行为政府要有超前意识,一有苗头提前介入,态度 鲜明,坚决打击。而不是像白酒“塑化剂”那样措手不及,应对混乱,发展到现在,当政府意识到外国红酒已经差不多垄断了中国酒水市场才反应过来时就晚了,即 使政府现在对欧盟发起红酒反倾销调查,这些措施也很难在短期扭转被动局面,因为白酒在老百姓心目中的信任没有了,这可能需要十年或更长时间中国的白酒企业 才能缓过劲来。这种你死我活的商业斗争在国际上比比皆是,如丰田汽车大规模进入美国后,美国汽车行业差点崩盘,但美国人在缓过神来后,找到了丰田汽车的破 绽,以安全隐患为由,要求丰田大规模召回,直接召回不行甚至不惜修改法律让其召回,搞得丰田灰头土脸,更重要的是丰田车有质量问题现在是全世界都知道了, 这场战争的结果是使中国人选择了美国与德国车(中国人真的很善良),这就是巨大的胜利,结果美国的汽车产业又起死回生了。美国人很聪明,尤其是在对市场经 济竞争本质的理解上他们属于大学水平,甚至研究生博士水平,而我们可能还停留在小学阶段。
  二是建议政府要从战略高度制定规划保护与支持中国的 民族品牌与民族优秀企业,支持其做大做强,做成全世界老大,只有这样中国的核心竞争力才能逐步形成,“中国梦”才能一步一个脚印地实现。首先,好好梳理我 们国家有竞争力的优质民族文化品牌,对于我们老祖宗留下的独有的物质文化精品,或已经走出国门并在国际市场具有竞争力的优秀民族企业,这是我们中国的核心 利益所在,政府要做到心中有数,要落实到具体的保护措施上,中国政府不仅仅要保护中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更应该大力保护与弘扬优秀物质文化遗产或经济国 粹,他们形成今天这样的世界范围内的品牌与地位不容易。尤其是中药产业,这是我们祖先留给我们的一笔宝贵的财富,我们不仅要保护好,还要制定切实有力的措 施将其发扬光大,并走向国际社会,让国际上更多的老百姓受益,决不能因为我们这一代的耽误而毁掉其前程,更不能允许无论出于什么目的的一小撮跳梁小丑轻易 对其进行攻击与污蔑,让其失去应有的地位。其次,对已经走出国门并在世界市场形成了竞争力的优秀企业,政府要以国力与外交手段帮助他们克服国际歧视,遇到 不公平对待时,要坚决依靠国际规则与法律武器维护我们企业的利益,这在国际市场上有很多案例,如韩国对三星的坚定支持,欧洲对空客的保护等等,欣喜的是在 这方面,我们的政府在国际市场上已经趋于强硬。另外,更重要的是在国内,政府要大力鼓励创新,支持冒尖,要树立全社会走正道,创建鼓励依靠合规守法与勤勉 劳动,争做全国最强、世界最好企业的欣欣向荣、力争上游的社会环境,净化国内有那么一股看不得别人好,嫉妒别人靠真本事做强的平庸化思潮,狭义平均主义观 点,别人一做好就怀疑别人靠弄虚作假,无中生有,因此一些很优秀的企业也往往不愿意曝光,低调行事,害怕所谓的枪打出头鸟,如果都这样,这个社会一定会成 为一个没有人敢创新、没有人敢为天下先,人人都不愿冒尖,那整个社会就会是死水一潭,这个民族就会成为一个大家都甘于平庸的民族,别人就会瞧不起你,就会 欺负你,落后挨打的历史又会重演。其实党的历次报告中都明确地提出鼓励与支持创新,支持企业靠诚实劳动做大做强,但如何落实到社会行动与全民认识上,还需 要我们政府下更大的决心,发挥更多的聪明才智,营造更好的环境。
  三是全社会要树立一种先进光荣,落后可耻的思想意识,要有一种走正道的自觉 性,积极上进的自豪感,要有一种相信民族文化优秀的东西就是最好的东西的民族自信心。这种自信心不是一种狭义的自高自大,要相信只要是依靠千百年来老祖宗 经过反复锤炼出来的好东西,如中药等,它就一定经得起推敲,经得起检验,我们要对它有绝对的信心,而不是被别有用心的人无端攻击、制造混乱,就失去了方 向,人云亦云。只有心中有了正义感,有了民族自豪感,就不会盲目地崇洋媚外,不会轻易地被别人所左右,才能明辨是非,才能分辩市场上真正的好东西,才能不 被别人说同仁堂的中药有剧毒了,就立马相信了,那你还能去买什么中药呢?难道全部转向西药,但哪一天西药又曝光说不能信,那你用什么治病呢?因此,我们希 望我们的民族要有定力,我们的民众要有理智、有判断,这个定力来源于正能量,就是相信优秀的,相信基本规律。不是说外国的东西一概不好,也不是说中国的东 西都好,但如果理智判断,全面分析,大家就很容易得出结论,那就是即使同仁堂可能在某一品种上质量有一些小的瑕疵,但其总体质量应该还是在中药领域属于最 高水平之列,你要怀疑,更应该去怀疑一些无任何历史、质量无法保障的小中药作坊的产品。就像是有人故意说阿胶产品有质量问题,原因是因为用其它动物皮熬 胶,那你是觉得东阿的阿胶安全,还是转而相信其它数以千百计的小作坊的阿胶呢?
  但我们社会现在有一种很怪的现象就是,媒体偏偏不太愿意去关注 一个昧着良心制造假药的黑作坊,或者偶尔涉及,但浅尝则止,反而非常愿意去盯着一个在市场上形象良好的大品牌企业爆一些似是而非的质量问题,甚至一点点问 题把它夸大成一个骇人听闻的大事件,穷追猛打,誓不罢休,即使人家有理有据的澄清了无数遍,还要找一些“莫须有”的问题来继续攻击,这就是目前流行的“吃 大户”。不是说我们民族优秀的东西就不会出现个别人为因素的违法行为,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同样应该坚决处罚。但大部分问题的性质老百姓冷静下来是可以分辨 的,就像开始说的,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有一些问题是需要在发展中改进,也需要我们政府在规章制度与行业标准上更加科学合理,但你不能不顾客观事物本质夸 大,更不应该去将其优秀的东西都否定掉,因此你在报道的时候是否应该将其好的一面也一起报道呢,来一个客观全面的报道呢?很遗憾,很少有看到这样的报道, 一旦遇到这样的事情媒体一般都蜂拥而至,希望越坏越好,最好能置其死地这个新闻才能博人眼球,观众也乐得看热闹。这是我们社会目前一种很恶劣的现象,如果 长此以往,大家都熟视无睹,形成习惯,那就是我们这个民族的悲哀。尽管现在崇尚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但新闻起码的树立社会正气、客观公正的底线还是要坚持 的吧,一个制造假药的企业为什么不将其穷追到底呢?因为没有什么油水可捞,而且追紧了还有生命危险,那些都是亡命之徒,所以,大型品牌企业是很好宰的“肥 猪”,他们也不太愿意与媒体纠缠不清,因为他们需要时间埋头做事,而且这些企业往往也是资本市场上的宠儿,股价很高,社会上一小搓投机分子怀着自私自利的 目的也需要有人帮忙将其整垮从而实现做空的目的。殊不知,为了赚取一点自己的蝇头小利,昧着良心将一个民族优秀的企业整垮,这究竟是社会的进步还是社会的 极大倒退?值得我们深思。当然我们的优秀企业也一定要坚持洁身自好,不断修炼自我,提升品牌质量,不怕别人攻击,要相信真金不怕火炼,敢于在质疑声中继续 做大做强,成为时代弄潮儿,这也是你们肩负的民族振兴的重任。我们的有志之士,要敢于坚持正义,走正道,鄙视社会丑恶现象,不惧社会不良风气,勇于争先, 实现人生财富梦想,为“中国梦”的实现添砖添瓦;我们的社会媒体,尽管相信绝大部分是有良知的,但还是要大力宣传正义,宣传先进,爱护民族优良文化与资 产,在这方面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要正告那一小搓怀有不可告人目的做空民族优质资产的势利小人,不要自以为聪明,请你们翻翻世界对冲基金的历史,哪一次有名 的对冲基金破产不都是因为做空最优质资产导致的,优质资产股价高,利用一些特殊手段打击自以为能赚得便宜,但是没想到优质资产是不怕做空的,正义最终是要 战胜邪恶的,结果这些人都是自取灭亡。我们也要正告社会上那一小搓没有良知的跟风之徒,希望菩萨保佑,能尽快良知觉醒,不要再充当做空中国最优资产者手中 的可怜筹码,更不要成为了别国对中国进行经济战的马前卒!

 

专家观点

2013-08-06

    ◆中医药作为传统医学,在其自身理论和方法上都非常重视药品用药的安全性和毒性。现存最早的药学专著《神农本草经》就根据药物的无毒、有毒把中药分为上、中、下三品,专著还明确提出配伍禁忌和配伍减毒思想。
    我国自“九五”以来就开始重视中药安全性问题,开展了相应的毒理学研究工作,解决了许多困扰着合理安全用药的临床问题。现在很多企业不仅做中药新药研发,而且更加重视药品安全性评价,对风险评估和风险管理的主动意识都在不断增强。
     对于中药安全性问题,首先应该是有关管理部门、科研人员和企业三股力量形成合力。此外,还应加强与媒体沟通,通过媒体让公众对中医药形成科学客观的认识。 第二,不能把中医药安全性研究搞成“烂尾工程”,面对问题,相关管理部门应多组织攻关,把安全性问题逐个说清楚,得出一个明确结论。最后,目前国际上流行 “毒性的早期发现”,建议企业和科研人员做到产学研结合,研发新药的同时也注重安全性研究,以降低给患者带来的损失。
                    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  叶祖光

    ◆公众对医疗安全越来越重视,提出中药中含重金属问题,可以理解,但不能就此随意改变处方。这是一个千年遗留问题,而且至今无明显临床毒副反应,一起风波就封杀朱砂不是科学态度。支持对中医药毒性加强基础研究,这也是中医药走向世界的基础性准备。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中医院儿科教授  徐荣谦

    ◆根据原国家药监局统计,2012年化学药品产生的不良反应占81.6%,中药不良反应占17.1%,生物制剂占1.3%。数据说明,我们不必为中药出现 不良反应过分大惊小怪,但也不能视而不见,需要正视这个问题。现在有一种误解,中药基本上是天然的、无毒的,西药毒副作用大。所以一旦出现关于中药毒副作 用的信息,社会备加关注。
                          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  季绍良

    ◆文化不同,不要用西药标准看待中药,以近期热炒的“朱砂”为例,“朱砂”不仅无毒,如果炮制好配伍好,剂量、服法遵照医嘱合理用药,是完全可以治愈疾病的。
            中国中医科学院医史文献研究所所长  柳长华

    ◆中药可以通过炮制和药材配伍最大限度增加疗效和降低毒性。此外,中医药还特别强调用量控制,辨证治病。而且朱砂很少被单独使用,中成药基本都是复方的,并在适当时机停止用药,达不到人体中毒的蓄积量。
                         北京中医药大学原校长  高思华

    ◆中医药应用朱砂等含汞制剂治疗疾病多采用复方配伍用药,含汞药味或经过炮制或通过与复方中配伍药味共同使用,可达到“减毒增效”作用。
               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研究员  李建荣

   ◆朱砂毒性并非现在才发现,朱砂是药品,所以用食品的标准去判断其毒性是不合适的。很多人对朱砂的性质并不清楚,朱砂由硫化汞组成,溶解度低,很难被人体吸收。
               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研究员  梁爱华

    ◆对朱砂和含朱砂中成药的毒性评价,不能简单套用“汞”的毒性数据来进行折算,应区分药物中含有的是什么形态和价态的汞。如果严格执行我国药典2010年版有关规定,采用水飞法加工朱砂,可有效避免汞的游离,则药用朱砂相对安全。
                    国家药典委员会首席科学家  钱中直

    ◆中医用毒自古就有,这是中医的一大特点,老百姓常说的“以毒攻毒”与中医观念不谋而合,目前,国家有关部门早已经把毒药种类列出,在中医理论中,有毒矿物质也可以用,如果药材质量好,通过炮制减毒增效,再加上配伍好,剂量、服法、疗程遵照医嘱,完全可以使用。
                          中国中药协会副会长  张世臣

    ◆药典中或基本药物目录中收载的含重金属中成药,比如小儿至宝丸等目前是临床上的常用药,这些药品具有很长的临床应用历史,是得到中医和老百姓认可的 老药。在儿科,这些药品都是短期用药,很少长期使用。因此,按照说明书或遵医嘱使用,也就是在合理使用情况下是安全的。
             全国名老中医、北京儿童医院中医科  闫慧敏

    ◆现代应用传统中成药时,要依据医嘱使用,不要按照民间传说来使用。比如民间常说:“有病无病至宝锭”,如果不断地给正常的、有一点小病的孩子反复使用, 可能会造成重金属蓄积导致副作用。这与任何药物都不宜长期使用是一致的,用中医观点就是“中病即止”。总之,治疗药物均需在医生指导下对证合理用药,才是 安全的。
                   全国名老中医、北京中医医院  王应麟

朱砂史话

2013-08-06

        朱砂,古时称作“丹”,别名丹砂、辰砂,为传统中药。性微寒,味甘,用于镇心安神,清热解毒。从化学角度,朱砂又名硫化汞,属于共价化合物,溶解度低,很 难被人体吸收,而真正有毒的其实是游离汞。中药使用朱砂,炮制方法是“水飞法”,即球磨机磨碎朱砂过程中加水,避免温度过高而分解产生游离汞。
  朱砂入药己经有2000多年历史,现存最早的中药著作《神农本草经》将朱砂列为上品,认为其“气甘、无毒,主身体五脏百病。养精神, 安魂魄,益气,明目”。
   大约到唐代就已经清楚地认识到从被认为无毒的朱砂中可提炼出有毒的水银。北宋药物学集大成之著《证类本草》中明确指出:“可烧之,出水银”,阐明了朱砂 经过高温烧制形成水银, 经历从无毒变为有毒的过程。《本草纲目》也认为:“丹砂,性寒、无毒,入火则热而有毒,能杀人,物性随火而变。”明代《本草蒙荃》一书载:“生饵无毒, 炼服杀人”。可见,随着中医药学的发展, 古人不仅认识到了朱砂潜在的毒性, 同时还掌握了朱砂从无毒变有毒的规律。在明代药物学著作《本草正》里,关于朱砂的记载更为详细:“入心可以安神而走血脉,入肺可以降气而走皮毛,入脾可逐 痰涎而走肌肉,入肝可行血滞而走筋膜,入肾可逐水邪而走骨髓,或上或下,无处不到,故可以镇心逐痰,祛邪降火,治惊痫、杀虫毒,祛中恶及疮疡疥癣之属。但 其体重性急,善走善降,变化莫测,用治有余,乃其所长。若同参、芪、归、术兼朱砂以治小儿,亦可取效,此必其虚中挟实者乃宜之,否则不可概用。”

外国人眼中的神奇中药

2013-08-06      在京交会的中医药展区里,一道由十几种中草药经干燥、染色、黏合镶嵌而成的屏风吸引了来自坦桑尼亚的祖玛布的目光。“中国的中医药非常有魅力,比如针灸、推拿等。我最大的理想就是在坦桑尼亚开一家中医诊所!”目前正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学习的祖玛布表示。
  祖玛布介绍,坦桑尼亚属于热带气候,民众很容易患上疟疾,在祖玛布家旁有一个不大的中医诊所,专门用中草药治疗疟疾,名声很大。这也驱使了他来中国学习地道的中医。“平喘膏、红花油、藿香正气丸、清凉油这些中药在我们国家应用很广泛。”
   不止祖玛布一人,开幕三天来,中医药展馆最常被老外关注,章光101是以治疗脱发为主的知名企业,其外事部负责人王蒙琳说,“迪拜商务部的官员,一看到 我们的产品就特别感兴趣,他们还向我说了困扰,在迪拜不管男性女性由于饮食过辣过油,又有包头巾的传统所以脱发特别严重。”
  “一听说全部是中草药构成,外国客人都比较认可,在他们看来纯天然的成分一定更安全。”中国中医科学院负责人刘一飞表示,在参会的这几天,很多东南亚制药企业经常咨询,中医药材资源分布数据系统的情况。
  据权威部门统计,世界中草药服务市场规模的年估值约在500亿美元,如此巨大利益吸引国外市场分杯羹的需求并不出奇。
  不过记者发现,对于非洲中东地区中药普及较好,但是欧美等国家中药还是遇冷。来自荷兰的金融界人士MAAERTEN告诉记者,中医药在欧洲市场很小,只适用于当地的中国人,荷兰本地人不会去尝试这种“新奇”的中草药,他也表示,听说过针灸的神奇疗效很想试一试。
  和MAARTEN一样,俄罗斯展商SAM和瑞士展商LUCA均认为,中药疗效慢,更多是保健而非治疗。
  对此,北京市中医管理局副局长屠志涛表示,目前国际上对中医药需求是有的,但文化认同、标准制订,包括品牌的创建还要假以时日。
                                                                                周  琳
                                                        来源:《香港大公报》  2013年6月1日

不合格地黄非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生产

2013-08-06

    2013年03月30日有媒体报道,标示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地黄(批号为100110720)被检出总灰分、酸不溶性灰分项目不合 格,其供样单位是天津中新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健民大药房。对此,我公司高度重视,认真核实,现将有关情况说明如下:
    1、经查阅我公司历年的批生产记录和销售记录,均无此批号产品;
    2、该产品生产批号的编制格式与我公司不一致;
    3、供样单位非我公司客户,我公司与其没有任何业务关系,也从未给其开具过任何票据。
  我公司于2013年04月02日委派专人前往天津中新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健民大药房了解情况。据健民大药房负责人介绍,该批产品是由亳州药材总公司从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购进,后销往到健民大药房。
   但经我公司查证,该批产品是由安徽省亳州药材总公司销售到天津中新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健民大药房,销售此批产品的业务员鞠某,从其委托授权书看,为亳 州药材总公司合法代理人,其往来票据均是以亳州药材总公司名义开具的。同时,亳州药材总公司并非我公司客户,我公司与其无任何业务关系,也不存在票据往 来。
  根据以上调查情况,我公司向有关药监部门进行了举报,经其核查后,已确认“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未生产过标示批号为 100110720的地黄”(具体内容详见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官方网站和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官方网站)。在此,我们对政 府部门的支持和帮助表示感谢,也感谢社会各界、广大消费者、网友、媒体对我们的关心。
                                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

                                 2013年5月24号

同仁堂总统牌破壁蜂花粉片无非法添加成分

2013-08-06

  我公司生产的总统牌破壁蜂花粉片自2009年投产上市以来(生产许可证号:QS110826010039),一直受到广大消费者的青睐。在此,向一直支持和帮助我们的各界朋友表示诚挚的谢意。
   2012年11月,有消费者向我公司反映:“该产品外标签所示‘配料’中‘甘露醇’非食品添加剂,《中国药典》记载‘甘露醇’为脱水药。” 对此,我公司非常重视,立即展开调查。经查阅国家有关法律法规以及行业相关标准、规范、文献等资料,我公司认为甘露醇与D-甘露糖醇为同一物质,我公司生 产的花粉片系列产品使用甘露醇作为食品添加剂,完全符合《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1)的规定,不存在消费者反映的上述问题。
  本着对消费者负责的态度,我公司又专门就此问题致函卫生部,并于2013年1月15日收到其回函,内容如下:
   “甘露醇,又称甘露糖醇(英文名称Mannitol)化学名称为D-甘露糖醇(D- Mannitol),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CAC)、我国和相关国家均允许甘露醇作为食品添加剂使用。我国《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 (GB2760-2011)规定D-甘露糖醇可作为食品添加剂使用。我国相关行业已把甘露醇作为D-甘露糖醇的同义语使用。”(回函具体内容详见中国北京 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官方网站和北京同仁堂健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该回复函表明:我公司生产的总统牌破壁蜂花粉片添加甘露醇(即D-甘露糖醇)完全符合GB2760-2011《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的规定。
  基于上述情况,我公司依据卫生部回函内容,再次与消费者沟通,使其消除了疑虑。至此,该问题得到妥善解决。
  再次感谢社会各界、广大消费者、网友、媒体对我们的关心。

                              北京同仁堂健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2013年5月24日

“健体五补丸”经检测符合相关标准

2013-08-06

  健体五补丸是由香港卫生署注册批准上市的中药制剂,注册编号为HKP-08760,仅在香港市场销售。根据国家药监部门的相关规定,该药 于2005年6月在北京市药品监督管理局进行了“药品加工出口备案”。该药由香港进口经销商委托我公司加工生产,由其在香港进行最终包装后上市销售(该批 批号1033946)。
  2013年5月7日,香港卫生署公告上述批号的健体五补丸汞含量超标, 根据香港中医药管理委员会发布的《中成药注册申请手册》中的规定,中成药重金属及有毒元素含量限量标准,汞的每日服用量上限为36μg。
  1、获悉公告后,我公司高度重视,立即调取了此批产品的出厂检测报告书,其中“汞”含量为1.208μg/日服量,符合香港卫生署的标准。
  2、同时我公司还对相应批次产品的留样进行了复检,复检结果“汞”含量为0.59μg/日服量,符合香港卫生署的标准。
  3、我公司又对香港进口经销商提供的该批号药品进行了检测,检验结果为“汞”含量1.38μg/日服量,符合香港卫生署的标准。
  4、该批号样品同时也送香港卫生署认可的第三方检测机构———“香港厂商会检定中心”,对“汞”含量进行检测。其出具的检测报告书显示:“汞”含量小于10μg/日服量,符合香港卫生署的标准。以上情况已与香港卫生署进行了沟通。
   5、该批样品现已送在京第三方权威检测机构进行检验,目前正等待进一步结果。
  感谢社会各界、广大消费者、投资者、网友、媒体对我们的关心。

                                 北京同仁堂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2013年5月24日

牛黄千金散、小儿至宝丸中朱砂含量符合标准

2013-08-06

  朱砂作为常用中药,始载于中国第一部药物学专著《神农本草经》,距今已有约2000多年的历史。此后历代本草文献及建国以来各版《中国药 典》均予收载。在现行的2010年版《中国药典》中,朱砂具有清心镇惊、安神、明目、解毒的功效。中成药中使用朱砂是在中医理论的指导下,与其它中药配伍 治疗疾病,符合中医配伍理论。
  牛黄千金散和小儿至宝丸为常用儿科中成药,其处方分别来源于明《寿世保元》和《婴童百问》,现均收载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2010年版,批准文号分别为国药准字Z11020014和国药准字Z11020034。
   我公司生产的牛黄千金散规格是每瓶0.6克,2010年版《中国药典》规定用量为一次1瓶至1.5瓶,一日2~3次,三岁以内小儿酌减,按每日最大服用 量4.5瓶计算,所服药品中含朱砂量为0.467克;小儿至宝丸规格是每丸1.5克,2010年版《中国药典》规定用量为一次1丸,一日2~3次,按每日 最大服用量3丸计算,所服药品中含朱砂量为0.0155克,均符合国家相关标准,上述药品严格按照国家法律法规和有关规定加工、生产和销售,不存在朱砂超 标问题,患者遵医嘱按照药品使用说明书服用是安全有效的。
  感谢社会各界、广大消费者、投资者、网友、媒体对我们的关心。

                                    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
                                           2013年5月24日

关于同仁堂中成药使用朱砂的说明

2013-08-06

  近日,有媒体报道“同仁堂中成药含朱砂”一事,对此,我公司特作如下说明:
  一、朱砂为常用传统中药材,始载于中国第一部药物学专著《神农本草经》,距今已有约2000多年的历史。此后历代本草文献及建国以来各版《中国药典》均予收载。在现行的2010年版《中国药典》中,朱砂具有清心镇惊,安神,明目,解毒的功效。
  二、同仁堂中成药中使用朱砂是在中医理论的指导下,与其它中药配伍治疗疾病,符合中医配伍理论。
  三、同仁堂生产的含朱砂中成药,均为药典处方等国家药品标准。
  四、同仁堂含朱砂的中成药,严格按照国家药品标准加工、生产和销售,患者遵医嘱按照药品使用说明书服用是安全有效的。
  作为药品生产企业,在严格遵守国家有关药品法律法规和执行《中国药典》等国家药品标准的同时,我们将与广大中药界同仁共同配合政府有关科研机构,继续开展对中药安全性的基础研究。
  感谢社会各界、广大消费者、投资者、网友、媒体对我们的关心。


                                 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2013年5月22日


同仁堂集团报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