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老字号”同仁堂 合力推动品牌保护

来源: 中国消费者报   发布时间: 2017年02月28日

  开栏的话   老字号是历经时代变迁和市场竞争考验留存下来的民族品牌,是实体经济的代表。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着力振兴实体经济”列为2017年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四大重点工作之一,并用质量、创新、品牌、工匠精神这4个关键词明确了振兴实体经济的主攻方向。为保护老字号,本报与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合作,开设“聚焦老字号”专栏,旨在助力民族品牌发展壮大,推动品牌经济发展,敬请关注。

  中国消费者报报道(记者冯松龄)同仁堂创办于1669年,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从手摇串铃的走方郎中,到供奉御药的太医,坚持“同修仁德济世养生”的乐家世代积善成德,奠定了同仁堂治病救人一视同仁的品质和文化。如今,作为全国中药行业著名的老字号,北京同仁堂的工匠们仍坚守“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的古训,造就了制药行业的一个又一个传奇。

  往昔 厚重积淀铸传奇

  明永乐四年,刚夺得皇位的明成祖大兴土木,重建京城,来自全国各地的民间医生都到北京寻求更好的发展。在繁华市井的喧嚣声中,一阵清凉悦耳的串铃声在坊间和街巷中响起。熟悉这铃声的人都知道,“是那位姓乐的铃医来了”。

  所谓铃医,即走方郎中,身负药箱、手摇串铃,成年累月地在村市街巷往来奔走,他们有着丰富的治疗经验,为百姓除灾治病。

  这位铃医名叫乐良才。因为当时作为江湖郎中的铃医并不被人看重,乐良才痛下决心,一定要有乐家自己的药铺,做济世的名医。乐氏家族坚守济世养生的品德,赢得了百姓的认可,他们在北京扎下根并开设了自己的药铺。人们常说,“到老乐家去抓药准没错儿”。

  明崇祯十七年,乐家第四世乐显扬考进了太医院。乐显扬继承了乐家的医德和传统,不论是王公显贵还是黎民百姓都夸他是治病救人不分尊贵,一视同仁。清康熙四十一年的一个吉日,一家新店在前门大栅栏的路南开张了。人们奔走相告:“快去看看吧,那家新开张的药店,还真是与众不同,叫‘同仁堂’。”“怎么着,真有铜人儿吗?”“不是铜打的人,是一视同仁的‘同仁’。”这位药店的主人正是乐显扬之子乐凤鸣。

  在结合经典古方、宫廷秘方、民间验方和祖传配方的基础上总结前人制药经验,乐凤鸣完成了《乐氏世代祖传丸散膏丹下料配方》一书,并配以《同仁堂虔修诸门应症丸散膏丹总目》。该书序言明确提出“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的训条,成为历代同仁堂人的制药原则。清雍正元年钦定同仁堂供奉清宫御药房用药,独办官药,历经188年之久。

  转眼间,到了新中国成立。党中央、国务院对北京同仁堂非常关心,1989年,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认定“同仁堂”为驰名商标。

  张冬梅是如今奋战在同仁堂一线的一名普通技师,自打17岁接了母亲班进了同仁堂之后,这辈子就干了一件事——搓药丸,而这一干就是40年。“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这是祖上留下来的规矩。”在接受中央电视台《大国工匠》栏目采访时,张冬梅说,她用实际行动向大国工匠致敬,她没给母亲丢脸。

  “像张冬梅这样兢兢业业的一线匠人,在同仁堂还有很多很多。”曾经与张冬梅在一个班组奋战过的赵现红告诉《中国消费者报》记者,每一代同仁堂人都有着同样的品质,那就是“同修仁德,济世养生”。正是这种共同的品质,才铸就了同仁堂的前世今生。

  自1992年北京同仁堂集团公司成立以来,北京同仁堂坚持以现代中药为核心,以创新引领、科技兴企为己任,传承古训,加强管控和诚信文化塑造,教育引导干部职工诚实做人、守信经营,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百年老字号成为了现代化、国际化的中医药集团。

  今朝 侵权李鬼满天飞

  走进同仁堂大门,两个一米见方的大字“仁德”映入眼帘,一起风,院子里的石榴树叶哗哗作响,让人不禁想起那个江湖郎中手摇串铃治病救人的年代。

  北京同仁堂集团品牌法律事务部负责人赵现红递给记者一沓厚厚的文件,原来,这些都是同仁堂近年来打过的一部分官司的法律判决文书。自2011年接管品牌部门打假工作,6年里赵现红处理过的商标侵权案件不计其数。“同仁堂”商标于1983年获准注册,1989年被认定为我国第一个驰名商标,并首批申请马德里商标国际注册。而众多官司当中,商标注册搭便车、傍名牌行为最为常见。赵现红向记者介绍了一些常见的侵权现象,有的不法分子假冒同仁堂商标制假售假;有的利用网络销售、电话邮购等方式欺诈消费者;有的不法分子在海外注册含有同仁堂字号的企业,进而在内地发展分支机构,企图混淆视听;有的在媒体上假冒同仁堂名义发布违法医药广告。

  “有一次我们收到某媒体的追款通知,称有一笔广告费用还未缴纳。其实我们根本没有做过类似的广告。而有些假冒同仁堂的违法广告,公司还受到牵连,莫名其妙地被监管部门约谈。”赵现红说,这些侵权行为混淆视听,误导消费者,不仅对同仁堂的名誉造成了严重侵害,给消费者财产和生命安全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更花费了集团公司大量的精力和财力,也占用了大量的商标审查和行政监管资源。

  期待 社会共治护品牌

  实际上,同仁堂公司在商标注册体系和商标品牌基础管理上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完善的流程。资料显示,同仁堂在商标使用与管理上,实行字号与商标一致、字号授权与商标使用许可相结合的管理模式,坚持使用同仁堂商标和字号必须得到北京同仁堂集团授权,且使用单位不得进行转授权的原则。与此同时,同仁堂还加强商标监测,利用商标异议,阻击商标注册中的搭便车行为;针对市场上冒用“同仁堂”商标品牌的侵权行为,加强市场巡查,积极向工商部门投诉,并在公司网站发表声明,通过热线电话向消费者耐心解释,澄清事实,消除不良影响。在互联网上,无论是微信、微博,还是电商企业,发现违法行为后,都积极向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或电商平台投诉解决,并第一时间在官网发布公司声明。

  记者登录同仁堂官网的新闻中心,密密麻麻的公司声明映入眼帘。“诚然,对于商标侵权案,我们提起商标异议,甚至打赢了几场官司,阻击了一些不法分子对‘同仁堂’商标搭便车行为,但我们的维权成本确实很高,时间较长,有时候甚至得不到支持,我们即便在官网声明也很难传播出去,这给我们品牌维权带来不少困难。”赵现红对《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表达了他的无奈:“同仁堂商标品牌的保护不仅是历代同仁堂人的责任,作为民族企业,品牌保护和维权打假更应该实现社会共治。”

  2016年“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国家工商总局局长张茅到同仁堂集团调研老字号品牌保护工作时指出,工商部门要“大力依法保护同仁堂等知名民族品牌”。“在工商总局领导的关注下,在有关司局的支持下,全国工商系统集中打击侵权假冒现象,维护同仁堂品牌权益。”赵现红介绍说,尤其是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建立,将各地企业的名称统一到一个数据库,为企业打假提供了很好的查询平台。腾讯和阿里也对微信公众号和网购的侵权现象进行了集中清理。

  赵现红告诉记者,工商部门会及时向同仁堂反馈侵权案件的查处进展。“据我们掌握的数据,目前针对网络侵权就已关停4个微博、8个微信号和近70家网店。”赵现红说,相信同仁堂的品牌保护工作在工商、食药监、公安、消费者组织以及媒体的支持下,今年一定会取得更好的成绩。

浏览次数: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