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重兴针灸说起

来源:   发布时间: 2013年03月15日

  针灸学是中国传统中医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经历了春秋时代以前的肇始阶段,经过战国至秦汉的理论建立,于魏晋时代皇普谧的《针灸甲乙经》处得到了更为独立的发展,这在针灸学史上起到了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此后,针灸临床实践不断深化,针灸临床医家及理论专著层出不断,并在唐代首开针灸教育体系,但随着辽宋夏金元时期的多民族政权并立阶段来临,针灸虽有发展,却呈现湮而不彰的形势,直到生于元代的一位医家,力挽狂澜,使针灸重盛于世,并为后世针灸医家树立规范,他就是擅岐黄之术,工儒学诗文的元代名医滑寿。 

  滑寿,字伯仁,一字伯休,晚号樱宁生,他生活的时候正值短暂而动荡的元末,祖籍河南许昌,出生在江苏仪征,而大多数时间居浙江余姚,一生淡泊名利,以行医济世为乐。本姓刘,因从医改名易姓,在淮南被称作滑寿,在吴中被称作伯仁氏,在宁波被称作樱宁生。樱宁是道家所追求的一种修养境界,心神宁静,不受外界事物影响,可见滑寿是将这种境界作为人生的追求。 

  滑寿幼年曾师承韩说先生学习儒术,曾参加乡试,后放弃科举,爱好艺术,转而学习岐黄之术,潜心医药。根据《明史》中的记载,滑寿初学医于京口,也就是现在的江苏镇江,说来算是机缘巧合,时京口名医王居中客居在江苏仪征,滑寿多次前往拜访,诚恳之情打动了王居中,认其为可造之才,遂教授其《素问》及《难经》两书。滑寿认真钻研,不但深入领悟到其中的古理,还提出了自己的独到见解。 

  在学医过程中,滑寿认为古人治病大多依靠针灸,很少采用药物汤液,随着方药盛行以来,针灸渐渐被人们忽视,甚至连经络俞穴都不为很多医家所知。经络不明而欲治疗疾病,就好像一个人想练习射箭却不用弓和箭一样,这肯定是做不到的。因而滑寿不远千里至山东东平的高阳洞,学习针灸,重掀针灸之盛。

  滑寿不仅贯通古今,医术高明,更具有高尚的医德,不论贫富,一视同仁,有求立刻前往诊治,活人无数,在江浙一带负有盛名,凡有疾者,以得其一言决生死而无憾,人皆称为“神医”、“老仙”。有一富人家的妇女难产,挣扎了七天都没有生下孩子,吃的也很少,请滑寿前往诊治,滑寿诊视之后,请家属弄一碗凉粥,并擂碎桐叶与粥服下,没过多久孩子就顺利生下了。有人问他道理,他说:此妇食甚少, 未有无谷气而能生者, 桐叶得秋气而坠, 用桐叶而助妇人产, 其气足而自然会下小儿。这样的行医事例还有很多,如江瓘的《名医类案》中就收录了滑寿的医案47则,《绍兴府志》亦谓其医能诀生死。  

  滑寿因少年习儒,颇有文采,和当时的名儒明士交往甚多,常常往来交游。晚年的滑寿常怀抱隐逸清修之心,不求致士,但由于接踵而至的求病者,并未达到真正的隐逸。其一生不但精于临床,同时更勤于著述,先后有记载的作品就有十几部,现传世《读素问钞》、《难经本义》、《诊家枢要》、《十四经发挥》。        

 张 鹏

浏览次数: 【 关闭 】